新闻资讯

贺岁片《疯狂的外星人》:土味科幻片的未来,抑或经典IP的新装?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7-12 03:13     浏览次数 :

[返回]

同在春节上映的两部中国影片都出现了科幻小说家刘慈欣的名字,《流浪地球》与《疯狂的外星人》。要是按成品样貌来看,不难给人一种《东邪西毒》/《东成西就》的直接类比;但实际看完两部片,又觉得完全不恰当;但在读完两部片各自根据的原著《流浪地球》与《乡村教师》之后,又觉得这类比不至于太离谱:两者基本上从原著撷取的都是精神改编。

有人认为宁浩可说是良心导演,《疯狂的外星人》基本上确实难辨《乡村教师》的样貌,但导演宁浩依旧保留了刘慈欣的名字,只不过在编剧团队之外还另外保留了一个「故事:宁浩」这样的头衔。认真思考短篇小说与影片的关係,大概可以理解宁浩的做法,实际上确实是一种致敬,《乡村教师》在核心面向上确实启发了《疯狂的外星人》。由是,不得不稍微简介一下这两部作品的轮廓:《乡村教师》主要讲一个择善固执的教师如何在一个择「穷」固执的小村中在生命的最终还坚持着近乎义学的工作,小说花了不少篇幅建构这个村、这个人以及他的学生们,与此同时,宇宙间因为长年征战而总算将目光转向太阳系,外星人意外侦测到地球存在生命体,且在进一步侦察后了解到地球靠著极低端且原始的方式传递知识。

《疯狂的外星人》则重点描述坚持保存猴戏国粹的耿浩(黄渤饰)在「世界游乐园」中持续着他那不受欢迎的耍猴,另方面他的死党大飞(沈腾饰)则想方设法要做生意却始终不得要领,与此同时,外星人在与类似美国人(作为建交的仪式)交换DNA信物失误时,意外地被人造卫星砸中掉到地球,当然,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耿浩住处,耿与大飞遂以为外星人是特殊猴类,前者想到可以它代替被砸伤的猴子,后者则想着把它拿来卖钱,而类似美国人则派出王牌特务来找回外星人。

之所以说另类,在于外星人必须靠著头上戴的一条看起来是高科技的金属链方能发挥它的「能力」,比如沟通、念力。只不过,在喜剧片这样的托词下,写实性被抽空,更不说原著中带有的那种科幻性也几乎荡然无存。就说那「高科技金属鍊」,除了让外星人表达它(情有可原)的愤怒与杀伤力之外,似乎就剩下不知为何可以与类似美国人的情报局连线的照相功能;但类似美国人又几乎低能到被小镇这两位青年给耍得团团转。这也算是拿高低等做另类文章的体现。

不过,宁浩终究对影片规模有所自觉,所以戏基本上都集中在两位高反差的死党,这其实算忠于原著;空间也多一再回到这游乐园。事实上,游乐园也因为成为片中的「三次律」噱头而占去了一些篇幅——外星人不小心拍下了园中几景(巴西的耶稣山、莫斯科的克林姆林宫、埃及金字塔)也让金牌特务白跑了这几的景点,与此同时也算分散了观众的时间感,而省略了他们与外星人之间的相处/驯服时间。只不过,就像前述,影片削弱了写实性,才会出现特务在克林姆林宫与俄罗斯人近距离正面枪战火拼。然而,这个游乐园终究只剩下这样的噱头功能,连带地跟观众大玩「你猜猜这些梗来自何处」的游戏,所以有砲轰(微型)白宫或像龙追著骑自行车腾空的外星人(不意外地飞过满月)绕行五指山这样的超现实拼贴(其构想来自于耿浩稍早前向游乐园老总提出但受到驳斥的机关戏码)等等奇景。失却了当年凭藉著《疯狂的石头》中,善用重庆地貌与叙事结构来建构出不可思议的巧合的那种犀利。至于情节的发展,基本是几组段子轮替进行,这就像台湾八点档的编剧模式:编剧团队中每个编剧各自负责一条情节轴,轮流出场,这或许也能说明为何《疯狂的外星人》需要一个少说六七人的编剧团队,如果他们各自负责一个场景的段子设计,也就说得通了。在这种情况下,可以保证每一个场景有其统一性,组合起来违和感也不算强,也许有一个总编剧控制了整体调性。因此剧作上有一种像音乐那样各个小主题各自慢慢发展起来的印象。

然而在演出的权衡之下,特别是角色的戏剧张力的斟酌,理所当然给了耿浩这位「唐僧」与他的「徒弟」外星人更大的篇幅,占据了其他重要人物(大飞与特务)的戏份而造成后者相对扁平的结果,致使最关键的大战戏仅为「笑果」服务。编导押的王牌是在附身于猴子的外星人在愤怒的外星人与温和的猴子之间转变的挣扎(显然脱胎自《魔戒》的「咕噜」),以及「国粹救地球」(让人想到《星战毁灭者》)的想象中。

分发